威海配资公司 倍盈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平台门户 股票配资平台软件 股指期货配资投资 铜川股票配资 147股票配资平台 正规期货配资平台 昭通股票配资 中国最大的配资公司 临沂期货配资公司 免费股票配资软件 浙江配资公司 股指期货股票配资 乐山股指期货配资 海东股票配资 阿坝期货配资 临夏期货配资 配资服务 四平期货配资 股指期货开户条件 上海度尔配资公司 在线炒股配资开户平台 哈密期货配资 常州股票配资公司 绥化股票配资 安徽股票配资网 杭州配资公司 北京期货配资网 168股票配资网 成都期货配资 深圳股票期货配资 配资公司手续费 信投配资公司 上海浙嘉期货配资 南宁股指期货配资 百度
人民网>>人民创投

印纪传媒退市:现在多狼狈 曾经多辉煌

百度 其次,对党的本质和使命的认识是对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经验的理论总结和升华。

郑蕊

2019-12-0908:15  来源:北京商报

曾经的电影市场小黑马,如今却黯淡退市,前景未卜。11月29日,印纪传媒经过30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正式摘牌。自去年以来,印纪传媒便风波不断,实控人被指涉嫌套现、大股东股份被重复冻结、人才团队不断流失、经营业绩持续下滑……一系列情况,与该公司曾因参与《钢铁侠3》《北平无战事》等热门影视作品名声大噪形成鲜明反差。

终止上市

11月28日晚间,印纪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于10月18日进入退市整理期,截至11月28日已满30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已结束。公司股票已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上市,在11月29日被深圳证券交易所摘牌。

印纪传媒的“跌落”似乎绕不过金立集团与印纪传媒的控制人肖文革,而一切似乎在2017年就埋下了伏笔。

2017年印纪传媒与金立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在广告代理、品牌植入和推广等业务上进行合作,有效期至2019-12-09。这场合作在当时来看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当时印纪传媒的业绩已经出现下滑,那年公司实现营收21.88亿元,净利润7.69亿元,营收同比减少12.69%,净利润增幅下降。

2018年,伏笔开始进入正题。同年5月,金立破产;7月,印纪传媒发布公告,表示肖文革所持公司股份被法院冻结,累计被冻结7.7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4.04%。从这时起,印纪传媒员工流失、高层人事剧变、董事联名举报、股价下跌等问题迅速陆续爆发,年底肖文革因拖欠十多亿案款被法院列入失信名单。

随后在2018年年报里,“业务几近停滞”“整体流动资金紧张”“公司人员流失率超过60%”等描述便已出现。且到了2019年,印纪传媒的经营情况仍未改善,营业收入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在不断下滑。

为了解印纪传媒的发展现状,北京商报记者曾多次尝试联系该公司,但均未有回应。此外,记者曾于今年9月实地探访印纪传媒的办公地点,也未能见到相关负责人,且当时观察印纪传媒的办公环境可以发现,整体显得较为安静,仅有个别工作人员进出,而当记者询问工作人员公司的发展情况时,有的工作人员表示不愿意回应,有的则称公司运转正常。

然而,印纪传媒的真实经营情况仍随着三季报的发布而进一步公开,不仅2019年三季度该公司的营业收入为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样也为零。此外在2019年1-9月,印纪传媒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亏损1.03亿元,同比减少83.19%。

而此时的印纪传媒业务基本处于半停摆的状态,唯一的好消息是,其参与出品的《长安十二时辰》终于在暑期档播出。但现实是仅一部爆款电视剧在大厦将倾之下显得独木难支。另一方面,股市上对于爆款作品的激增效应已经逐步减小。《长安十二时辰》不是印纪传媒退市危机里的一次救赎,倒像是撤退前的最后一声鸣炮,是否击中市场,都不能改变局面已败的结局。

在投资分析师许杉看来,尽管印纪传媒自2018年开始逐步暴露出诸多问题,但应在此前便已在内部显现出端倪,却未能及时调整,导致问题逐步积累并产生更为严重的影响。

高光时刻

印纪传媒现在有多狼狈,此前就有多辉煌。以广告业务起家的印纪传媒,自2009年通过《建国大业》切入电影市场,随后参与一系列影片,如《杜拉拉升职记》等,并借助广告植入的方式实现了商业化。

自2012年开始,印纪传媒开启了一段高光岁月。当时,印纪传媒与好莱坞片方共同出品的《环形使者》正式上映,该片一度被称为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中美合拍片;随后,印纪传媒还参与了《钢铁侠3》,该片仅在国内便获得7.54亿元票房,并位列2013年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榜第二位。

一时之间,印纪传媒成为电影市场小黑马的声音不绝于耳。与此同时,印纪传媒也走上资本之路,并在2014年成功借壳高金食品登陆A股。

上市之初,印纪传媒走得顺风顺水,2014-2016年分别实现净利润4.36亿元、5.74亿元和7.31亿元,顺利完成了业绩承诺。此外,印纪传媒还持续加强在电影、电视剧领域的布局,并推出了《北平无战事》《克拉恋人》《军师联盟》等多部热门作品。

所有的辉煌在2018年按下暂停键。而回顾印纪传媒问题爆发的初期,该公司也曾试图挽回局面,不仅在回复关注函时表示公司积极开展自查及回复工作,同时还称《爱的速递》《幸福照相馆》《断片之险途夺宝》等工作在推进中,但仍未能将自己重新拉回正常经营状态。在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看来,印纪传媒的一系列问题在影响自身经营时,也会逐步失去资本市场的信任,包括公司旗下具体业务的开展以及品牌之间的合作,均会受到影响。

前景难卜

现阶段,印纪传媒摘牌退市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对于此次被摘牌,印纪传媒方面表示,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后,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公司将尽快聘请股份转让服务机构,委托对方提供股份转让服务,并授权办理证券交易所市场登记结算系统股份退出登记,办理股票重新确认及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股份登记结算的有关事宜。

但印纪传媒若要重新回到正常发展,首先离不开公司管理层面的问题,此外能否恢复优质内容上的输出也尤为重要。

许杉认为,此前印纪传媒不只是高管出现问题,负责相关业务如授权业务的专业团队也相继流失,这对于公司发展而言可算是一个致命打击,因此印纪传媒若要在未来恢复发展,首先需要保证高管团队的稳定,同时重新组建业务团队,以确保实际业务能够实施。除此以外,印纪传媒还得能够获得优质内容资源,但从此前的情况来看,要完成这两方面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值得注意的是,近段时间影视行业的发展也不尽如人意,并仍弥漫着冷意。公开资料显示,近两年来不少影视上市公司均出现业绩下滑的情况,甚至是亏损,原因则与市场调整、影视作品市场反馈不及预期等方面有关。与此同时,天眼查日前也公布数据称,2019年以来,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具体表现为公司状态注销、吊销、清算、停业。

在诸多背景之下,印纪传媒的未来也显得并不明朗。“按照目前印纪传媒的情况,想要扭转局势,并重新获得资本市场的信任,难度很大。”许杉如是说。

(责编:黄玲丽、陈键)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创投20年——我的关键词 邀请
二维码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