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股票配资 镇江期货配资 湖北股票配资公司 金华股票期货配资 江阴股指期货配资 浙嘉期货配资合同 淮安期货配资 武汉申穆股票配资 杭州外盘期货配资 南昌股票配资公司那家最安全? 境外的配资平台 北方期货配资 保山配资公司 保定商品期货配资 华煦期货配资 郴州期货配资 金宝盆期货配资 恒光股票配资 炒股配资平台 国债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招商 大额股票配资 常熟股票配资 台北股票配资 芜湖股票配资 秦皇岛期货配资 广东股票配资公司 万宝股票配资 浙嘉期货配资合同 东阳期货配资 期货配资宇邦配资 沧州期货配资 陇南股票配资 期货公司配资平台 福清配资公司 焦作股票配资公司 百度
人民网>>人民创投

呆萝卜提前过冬,生鲜团购还有风口?

百度 七是带头廉洁自律。

蒋佩芳

2019-12-0909:05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行业秋风刚起,作为中国四大生鲜电商模式创造者之一,呆萝卜已提前过冬。

  近日,起家于安徽合肥的呆萝卜被曝出经营不善导致资金紧张,公司日常经营受到重大影响,一时间质疑声自四面八方袭来。对此,11月25日,呆萝卜创始人兼CEO李阳首次对外发声:目前公司产生的问题,他负最大责任,正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相信呆萝卜一定会有转机,早日恢复正常运营,继续为广大用户提供新鲜、实惠和便捷的服务

  三天后,有媒体援引呆萝卜合伙人刘峰(玄羽)在朋友圈的说法,呆萝卜杭州中心已正式关闭,且员工已安置妥当。对于这一说法,《国际金融报》记者向呆萝卜方面问询公司目前的运营情况,但直至截稿未获得相应回应。

  不过,据11月29日界面新闻报道,多名呆萝卜产研岗位的员工称,呆萝卜不仅没有安置解散的杭州中心员工,其欠薪金额已经超过3000万元,并拖欠杭州团队300人及部分合肥团队的两个月工资和社保。

  只因低估烧钱速度?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此前了解,怀抱“生鲜行业的变革者”的使命与初心,呆萝卜创始人兼CEO李阳带领团队在2019-12-09创立了第一家呆萝卜门店——习友路店。该门店全国首创了到店自提的社区生鲜新零售模式,“线上定、线下取;今日订,明日取”。

  2018年,呆萝卜由合肥出发进军全国,由地域性生鲜电商发展为全国性生鲜电商。但就是这样一家发展势头正劲的企业,突发资金告急声明,直接承认公司正面临着企业经营不善、资金吃紧的现状。不过,令外界意外的是,在此情况之下,仍有超百家呆萝卜的供应商以及部分消费者表示支持呆萝卜持续运营,并愿与呆萝卜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尽管如此,让外界充满诸多疑惑的是,呆萝卜资金告急的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11月25日,《国际金融报》记者从呆萝卜方面拿到了李阳的回复,其在回复中称“自己负有最大责任”,“没有破产清算”的考虑,并回应了7亿多人民币的融资全部到账,因低估了生鲜的“烧钱”速度才导致今天的局面。

  李阳表示,核心的问题是对公司增长发展的预期过高,但在组织管理,以及业务的固化速度没跟上,导致公司的失血不断增加。这里的增长包括四个方面的增长——城市、门店、业务、技术,四者是相互促进的。

  “门店的增加意味着需要拓展更多城市,单店的业绩要增长需要增加更多业务,业务的提升则需要更多技术投入。但四者的增长光靠资本是实现不了的,需要我们提供对应的组织管理能力,如果缺失了这块,就会导致效率不断降低、失血过快。”李阳说。

  李阳表示,从去年8月到目前为止,呆萝卜一共收获了超7亿元的等值美金融资,这些资金全部真实到账,且均投入到公司发展中,不存在“虚假”或者“未到”的情况。“只能说,我们对增长的预期与需求太高,低估了生鲜的‘烧钱’速度,以至于造成了消耗过快,这是我们‘用错’的地方”。

  市场竞争激烈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最早的一批社区团购公司之一,呆萝卜于2015年10月在安徽合肥成立,其模式以线下实体门店的自提为主。2019年2月,呆萝卜门店覆盖合肥、南京、芜湖、马鞍山等9城,数量突破1000家。4个月后,该公司曾获由高瓴资本、晨兴资本领投,XVC跟投的6.3亿元A轮融资。2019年8月,呆萝卜加快全国化布局,首次跨出安徽与江苏两省进驻华中地区,并宣布,未来2年内,呆萝卜计划将在郑州开启1000家门店。

  “豪言壮语”犹在耳边,而目前呆萝卜是否能挺过这个冬天却成了未知数。李阳在回复记者采访时称,这几日正在与呆萝卜高管做以下努力:第一,还在不断和有可能的投资方进行沟通;第二,在寻找一些战略的合作伙伴,希望可以给公司增加流动性;第三,在规划接下来和债权人的合作方式;第四,还在处理一些公司突发的问题。

  事实上,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除呆萝卜之外,社区生鲜团购赛道已频繁曝出关店、资金紧张等消息。2019年7月,杭州生鲜电商品牌“鲜生友请”发生资金爆雷情况,在超100多家店门相继关门的同时,还欠下了消费者、供应商、投资商、员工等相关方巨额资金,其相关管理层更是被杭州警方抓捕。

  CIC灼识咨询咨询总监董筱磊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行业层面,生鲜电商行业无疑是有发展潜力的。主要驱动因素包含消费升级带来的零售额的增量,精细化供应链管理带来的成本降低,城市快节奏生活以及千禧一代消费者的成长对线上消费的拉动。

  “但另一方面,也就是公司经营层面,行业红利的转化仍然是每个企业需要挖掘和精耕的,例如企业扩张的速度、门店的选址、内部的品质控制都是企业能不能长久经营非常实际的问题。整体来说,呆萝卜的经营危机主要与企业本身的经营以及扩张速度过快有关,不能因为单个企业而否定整个行业。”董筱磊指出。

  在董筱磊看来,在某种意义上,任何商业模式在合适的市场环境下都能表现出价值,当然也包括呆萝卜这类的线上下单、线下自提的模式。其价值一方面包括优化生鲜供应链,通过对下游需求整合减少库存和损耗,将这部分节省的成本让利给消费者和供应商。另一方面迎合上班族快节奏的生活,大幅减少终端消费者的采购时间成本等。

  “不过,目前行业弊病也显而易见。电商行业获客成本高企,市场竞争相对激烈,加之我国各省市市场环境复杂,供应链环境与终端用户偏好差异巨大,单一模式很难简单复制实现市场扩张。”董筱磊如是表示。

(责编:李美莹(实习生)、陈键)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创投20年——我的关键词 邀请
二维码
百度